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四川华蓥市李子垭煤矿永久性关闭,2万多人的生活区如今犹如死城

2022-09-22 20:02:31 5819

摘要:华蓥市观音溪镇有座煤矿,是广安第二大煤矿,曾经有超过2万多人在这里生活,不知是政策性关停还是资源枯竭,4年前生活在这里的人逐步离开,与4年前的繁华和二闹对比,现在就像是一座空城。目前还有些人留守,也有少数退休职工在这里生活,不过以当前的情况...

华蓥市观音溪镇有座煤矿,是广安第二大煤矿,曾经有超过2万多人在这里生活,不知是政策性关停还是资源枯竭,4年前生活在这里的人逐步离开,与4年前的繁华和二闹对比,现在就像是一座空城。目前还有些人留守,也有少数退休职工在这里生活,不过以当前的情况看,不出十年曾经热闹非凡的煤矿之城将会变成一座死城。

李子垭煤矿是川煤广能集团旗下矿井,广安第二大煤矿,1977年建成投产,年产量超过120万吨优质煤。矿区内有菜市场、医院、小学、子弟学校、邮局和银行和工人俱乐部,矿工近万人,外加矿工家属和在生活区经商的外地人,整个生活区内超过2万人,热闹与繁华几乎成为李子垭煤矿的名词。然而热闹与繁华止于2017年7月份,随后就开始走向冷清,甚至将来还会走向没落。

运煤专线,梅子垭至观音溪有4公里的距离,矿井出产的煤矿从专线来自观音溪货运站,再从货运站源源不断地运输到全国各地。1977年铺轨交付至2017年停止运营整好是40年,40年的时间里就像是李子垭煤矿的输血动脉,运走的是煤矿,带回来的是巨大的财富,李子垭的兴盛全依赖这条动脉。然而40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长的也有40年之久,可以拼个小两辈人,短的时间仿佛就在一夜之间就停运。

工人俱乐部、小吃街、电影院、舞厅、K歌,不仅丰富矿工和家属们的文化娱乐,更能丰富深山里的煤矿文化。常说的石油工人吼一吼,地球都跟着颤抖,煤矿工人乐一乐,下井干活不掉色。公共设施的俱全,人口数量的庞大,90年代的李子垭煤矿俨然就是一颗星光璀璨的山间明珠,更像是山中的小王国。

李子垭矿区子弟学校,不仅是培训和提升职工的教育机构,更是一处培养李子垭煤矿下一代人才的摇篮。学校入学的都是矿工的子弟,直到学校彻底闲置都没有面向社会招生,足见李子垭煤矿子弟学校为了矿工血脉的单纯而进行封闭式教育。当时还有一个成文的规定,老子退休子女接岗,子弟学校俨然就是一所技校,一毕业就可以直接上岗。工人身份在上世纪多么让人羡慕,普通农民想挤进工人队伍都挤不进去。

矿区菜市场,比起山下的场镇赶场这里可要热闹得多,矿区是由特定的人群,特定的消费时间,所以这里不像场镇一样隔几天赶场,而是每天的中午和下午赶场。矿工每个月有固定工资,口袋有闲钱所以相对于附近的村民消费能力和购买力都要强。附近的村民能够来这里卖自产自销的农副产品都感到很荣幸,矿区菜市场的存在也为附近农村的农业发展和农民收入有着重要的影响。

李子垭煤矿的办公大楼,外部装饰相当豪华,想必当年在这栋办公楼里办公的最少也是矿长以上的领导干部。李子垭煤矿上万的矿工,如此规模的企业对应的应该是县级单位,当时的总经理最少也是处级干部。附近的村民羡慕矿区的职工,矿区的职工又羡慕在办公楼上班的领导,办公大楼闲置后不知让谁去羡慕了。羡慕在办公楼上班的矿工们如果愿意,可以回来在办公楼上班了,不过没有工资。

豪华的居民宿舍楼,尽管是楼梯房,但在当时想要入住的那也是望尘莫及,毕竟这几栋楼房是干部房。说的是干部房其实大部分都是矿区的高级技术员,矿区的高级技术员待遇也就比当时的总经理低一级,比部门经理的待遇还高。看前面的案台就知道这里是文人生活的地方,饭后或者休闲时间,坐在石凳子上,手拿着一本书,或者静坐思考,一副知识分子大思考的模样,让人看不透他的内心世界。

纯灰石砖的楼房,可以看得出来这就是普通职工的住宅楼,因为矿工的人数较多,所以这等楼房也相对较多。整个矿区有60多栋楼房,绝大部分都是灰石砖楼房,或许在矿区内算是比较差的,但是对于附近村民那可是羡慕的五体投地,那时候的农村大多数还是泥巴墙大瓦房。如今的职工宿舍楼也是随着人口的外迁而空无一人,房子是有灵气的,若是主人两三年内不居住将会快速老旧,10年内没有人居住就会自然坍塌。现在的职工宿舍楼已经好几年没有人居住,不久的将来有可能会是一堆废墟。

2016年底矿区领导申请停产,李子垭煤矿也成为全国第一个申请停产的百万级煤矿企业。进入停产倒计时,工人、干部、技术人员逐步分流至社会各个岗位,随之而来的就是人口不断往外迁。2017年3月份,300多人在职工食堂吃最后一顿,这一顿饭也成为李子垭煤矿职工的散伙饭。2017年4月份,子弟学校的80余名师生吃过散伙饭后各奔东西,子弟学校的师生是李子垭煤矿最后一批外迁的人员。目前生活在矿区的还有少部分留守人员和为数不多的退休矿工,比起当年的繁华和喧闹,还有撤离矿工的依依不舍,最后李子垭这个地方回归到原有的宁静,留下的就是矿区的遗言:关闭的是矿井、留下的是丰碑,永存的是精神。

本文是记事性文稿,见物说物,见其所想,所想所写,如有不对的地方,敬请大伙谅解。谢谢广大读者阅读本文稿,敬请给予建设性意见。原创文章,抄袭必究。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