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追风景的人:33天骑行2500多公里途经11座城市从广东东莞到四川广安

2022-10-10 10:41:52 1734

摘要:封面新闻见习记者 刘彦君徐青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朋友们都认为他异想天开。6月9日,徐青从广东东莞骑自行车一路北行,途径4个省份(自治区)11座城市,跨越2500多公里,耗时33天,于7月11日到达最终目的地四川广安。萌芽:“户外骑行运动会让...

封面新闻见习记者 刘彦君

徐青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朋友们都认为他异想天开。

6月9日,徐青从广东东莞骑自行车一路北行,途径4个省份(自治区)11座城市,跨越2500多公里,耗时33天,于7月11日到达最终目的地四川广安。

萌芽:“户外骑行运动会让人上瘾”

故事的开始是1991年,四川达州人徐青只身到东莞当厨师,被东莞的繁华迷住了眼,从此在东莞扎了根。在东莞漂泊的近三十年里,徐青凭借一手厨艺,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当时,徐青觉得这样安稳度日便是最好。

但“潘多拉的魔盒”在2009年被徐青打开,一个偶然的契机,徐青接触到山地户外骑行运动,随着时间的推逝,徐青对这项运动越来越着迷。

十多年来,徐青加了大大小小15个骑行群,买了6辆山地自行车,与众多同好一起骑遍东莞四周。

时间来到2014年,徐青到福建福州开店。一年后,他从这里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长途骑行。徐青带着儿子耗时12天,骑行500多公里,回到东莞。

就像一开始接触到山地户外骑行运动,徐青对长途骑行也逐渐上瘾,一个大胆的想法慢慢在他内心生根发芽。

今年6月,徐青做了一个决定,从东莞骑行回广安。将目的地设定为广安,是因为徐青儿子在广安创业,而徐青,也决定回到这里,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徐青决定去追风景。

出发:“想亲自去看看河山大川”

戴上头盔、专业眼镜、袖套、面巾等必需用品,徐青出发了。

一路上,徐青摒弃了智能地图导航,选择随心所欲地骑行,“这就是我骑了这么多天这么远的原因。”徐青回答了最初的问题。

“我想亲自去看看河山大川,骑行过程中领略到的肯定和我坐飞机的感受不一样。”生长在小城的徐青,除了东莞,从未出过远门,当他开始骑行后,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地图上难找的地方。

从东莞出发到佛山到肇庆,一开始,徐青看到的还是都市里的繁华与灯红酒绿。等到进入广西地界,风景慢慢换了天地。

到桂林的那天,正在下暴雨。从广州到成都的321国道上,有一截山体滑坡阻断了徐青的去路,为了安全,徐青听从当地抢险人员的指挥原地等待了两天。两天后,抢险人员表示单车可以走小路过去,于是,徐青骑着自己的车进入了小道。

“说是小道,其实是乡民们踩出来的泥泞路,当时我的自行车经常陷进去,没法骑行,只能靠推和扛,后来本地的瑶族同胞帮我一起将车从小路扛了出去。”回忆起当时情形,徐青至今感动。

从泥泞路出来,徐青继续上路。过了广西,徐青决定去贵州看一个老同事。贵州多山路,山路弯弯绕绕,绕的徐青越来越没力气。幸运的是,徐青看到了一个村庄,远远地,徐青便看到两个老人在乘凉,“我实在是太饿了,我就问老人有没有饭吃。”

其中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听到这里,便拄着拐杖回到家里给徐青端了一碗饭来。狼吞虎咽过后,徐青掏出一百块钱想表示感谢,老人不收。几番推脱下,徐青塞进了老人怀里,“饭不值钱,善心值钱。”

到了贵州边界习水县,徐青遇到了一个在北京读大学的男孩。男孩很感动徐青的故事,他决定邀请徐青去家里住一晚上。“其实当时他没有戒备心,反倒是我有戒备心。”

第二天一早,男孩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和徐青一起,骑了三十公里,将徐青送到贵州与重庆交界的江津区地带。

给徐青送饭的老人

坚持:“决定了目的地,就要到达”

徐青刚从东莞出发时,还有一个朋友同行。两个人刚开始一路走走停停,到了广西的蒙山县,还停下来露营。后来,朋友想要拼速度快点到达目的地,放弃游历,和徐青分道扬镳,“我自己是不想以速度为标准,只想以过程。”

其实最开始在贵阳的时候,徐青也想放弃。不是放弃前行,是舍不得离开。

在大山里,骑着车,风吹过徐青的面庞,连绵不断的山脉在山路两侧起伏,让徐青感受到了自由。

“这里美得让我感觉自己好像在画里一样。”蹲在河边洗脸时,徐青看着河水里背后大山的倒影,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绿水青山。

大山里,随处可见野蛮生长的果树。徐青一边骑车一边看着结满了李子摇摇欲坠的李树,感叹李子长得真好。山里民风淳朴,看见徐青喜欢,村民们非得摘几斤让徐青带着上路。

徐青真的不想走了,想留在这里。

“但我从东莞开始,决定了目的地,我就一定要到达。”徐青身上,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爬山的时候,他也要做一定要登顶的那个人,可以走走停停领略沿途风景,但不会中途放弃。

进入重庆地界后,气温骤然升高,徐青难以适应,停留了3天,“当时,网上因热射病住院的人很多,我骑行准则向来便是安全第一,人要为自己的生命安全负责,为自己的每一个选择负责。”

从重庆到广安的路是徐青此次骑行的最后一段路程,但这也是徐青最难的一段路程。当时那几天的气温逼近40°,加上受重庆地形地势影响,大多是上坡路,徐青几乎竭尽全力。

7月11日,徐青到达广安,结束了这场历时33天跨越2600多公里的骑行。

33天的骑行,徐青除了变得黑黝精瘦,身上也没有一丝伤口。如果说,还有什么变化,那便是精神。“我今年49岁,如果我现在热爱的东西还犹豫不决,那么我要等到七老八十才开始做吗。”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