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道•四川(21)丨武胜:一锅煮沸历史与未来

2022-09-22 23:25:50 706

摘要:武胜一切还得从汉朝开始说起。秦传二世,暴政从生,天下揭竿起义。后来楚汉相争,刘邦夺得天下,封赏手下功臣。其中有一名叫做雍齿的人,也在封赏之列。但此人曾经出卖城池,作战降敌,刘邦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只是为了塞下人之口,体现自己的宽宏大量,这才赏...



武胜


一切还得从汉朝开始说起。

秦传二世,暴政从生,天下揭竿起义。后来楚汉相争,刘邦夺得天下,封赏手下功臣。其中有一名叫做雍齿的人,也在封赏之列。但此人曾经出卖城池,作战降敌,刘邦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只是为了塞下人之口,体现自己的宽宏大量,这才赏他一个什邡候。是时什邡可谓荒凉之地,雍齿无可奈何,慢慢悠悠地上任,每过一处便游山玩水。

一日他沿着阆水而下,忽到了一处河道转弯处,水波如玉,长河如月,他很喜欢这个地方,于是在此扎寨筑城。到他再度出发前往什邡之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烟。

数百年过去,时间来到了南北朝。这个地方被纳入了南齐,在给它命名的时候,有人查阅到了当年雍齿筑城的事迹,于是定名为“汉初县”。


历来文人多爱这片土地,武胜此地有一处真静书岩。这里保存着各个时代文人们的摩崖墨迹,篆隶楷行草都有,其中如“竹鹤”“仇池”等字既是极佳的字,也是精美的画作。另有一处车家湾,一块巨石之上留有大量清代石刻,行草飞扬,真楷规整。这些文人或许也同雍齿一样,流连于这里的天光水色,于是要在这里留下一段历史的回音。

武胜这个名字最早出现是在元朝时期。蒙古攻宋,在余玠山城体系的阻挡下,艰难地突破了防线,并占领了汉初县,改汉初县为一个兵站,并准备南下攻打钓鱼城。他们将此地改为“武胜军”,军是蒙古的区划单位,跟县差不多。武胜二字的意思,是“以武力战胜南宋”。不过在南宋灭亡之后,这里随即也被改名为“定远州”,后来又降为县,取义“永远安定”之意,自那之后,定远这两个字便一直伴随这片土地,直到民国3年。考虑到定远与其他多个省份县名重复,于是又重拾当年“武胜军”的称谓,更名为武胜县。

作为汉初县,它有近八百年的历史。作为定远县,它有超过六百年的历史,而它真正称为武胜,算上蒙古攻宋时期的二十多年,其实还不到一百年。

但这三重身份并不能分离,汉初、定远、武胜,这只是不同的面具而已,武胜自来是那个人文厚重的武胜。

提起武胜,或许许多人便会想到嘉陵江在那里转过的一个大弯。万顷碧波聚成绝美的太极湖,形成了一片不可胜收的美景,给武胜人民带来无数丰饶的岁月。

沿口古镇,这或许是大多数去过武胜的人最能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之一。这片临江的码头小镇一度是定远县的县治所在。在蒙古撤兵之后,这里逐渐变得繁华,成为一处热闹的水陆码头。这里的建筑大多为明清时期的老楼,有的歇山而立,有的是高高的吊脚楼。石砌的街面并不宽敞,抬头只能见到一线长天。数百年过去,这里已然褪去了当年的繁华,成为一片安静地。商业的痕迹在这里并不明显,那些饱经沧桑的木石早在岁月的雕琢下融为一体,青苔漫上了门框,墙壁上积着厚厚的尘泥,即便是工业时代才到来的电线,也似乎入乡随俗,没入了古老的痕迹之中。这里的人仍是悠然,背着背篓出入山里田间,老人叼着烟斗晒着太阳。看着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来的游客,或许他并不理解自己的悠然,只觉得这就是自己的生活,也不明白这生活了几十年的老街有啥看头,值得那么多人大老远来瞧一眼。在他思考的一个瞬间,或许有人抓拍下了一组镜头,他于是成为了现代人追寻宁静的一个活化石。

或许一切都已经逝去了,但它作为一个码头古栈的味道却依然还在。来到这里,怎能不在露天的石板街上吃一顿渣渣鱼。渣渣是说鱼小,但味道也融入得十分完美。酱香浓郁,软烂可口。这味道并非是不可复制的,但只有在这里,才能吃出一种悠然的味道,武胜的味道。

在沿口古镇,你可以眺望江岸对面的永寿寺。赤瓦飞甍,半隐在苍翠绿丛之中。这也是一座始建于宋的古寺,在经过漫长的修复之后,它仍以过去的华姿融入现在。雕梁画栋,造像端庄。相比其他寺院的神秘和宗教气息,永寿寺多了几分亲切。这里的永寿寺豆腐干甚至已成为来武胜不可错过的一道美食。

武胜的宝箴寨也是一处盛景,它坐落在方家沟村段家大院东侧的山脊之上。清朝时期,农民起义频发,白莲教和太平天国全国遍布,清廷命令各地修堡筑寨。定远县当时的段氏家族颇有财力,于是主持修建了这座寨碉。这座城寨呈狭长型,三面临崖,一面出入。是个易守难攻的绝佳要地。寨中大小房屋百余间,有着严密的通风和军事防御功能,这座古塞被誉为"国内罕见、西南第一"的川东军事要塞。宝箴寨在土地革命战争之后曾经分给当地农民,后来由于急缺粮站,政府才又从农民手中收购回来,于是得以保存下来。如今尚还能一睹其全貌,不由得不感叹古人建造技艺之高超,设计之绝妙。

同样会让你惊讶的还有武胜的胜天渡槽。或许不少人曾知道古希腊古罗马的大型引水渠,那些高架在天空中如桥梁一般的建筑在大地上蜿蜒,将不可能种植的地区变为一处处沃野。

在武胜也有这么一处胜迹。

胜天渡槽,又名“三溪渡槽”,因其位于武胜县东北约17公里处的三溪镇。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国家斥巨资在武胜修建五排水库,在其建成之时,便能担负起武胜县嘉陵江河东地区7553.33公顷农田灌溉,以及7个场镇人畜的用水任务。但水库原先引水的渠道要经过多个塌方区域,经过多次勘测,才终于确定了三系渡槽的设计。胜天渡槽跨沟越谷,绵延数里,宛如长虹,形若游龙,其规模宏大,气势雄伟,它创造性运用了中国古代石拱桥的设计和制造原理,整个工程则是在边施工边设计中完成,实乃我国农田水利建设中的一道奇观。

俗话说“气死龙王斗倒天”,在经历过数次地震的洗礼后,三溪渡槽仍然高高屹立在武胜的土地上,承载着它的使命。这条长达四公里的高架水槽体现着武胜人民的精神,人们以“人定胜天”的理念重新将其命名为“胜天渡槽”,仿佛是一曲赞歌。

武胜人自以为傲的还远不止这些,武胜有中国第一口超深井——7002井。如今在武胜火车站前,一个大型的井架模型还矗立在那里,成为这座城市的地标。在歌曲《我为祖国献石油》中有这么一句,“嘉陵江边迎朝阳,昆仑山下送晚霞”,嘉陵江边的武胜便是这场大会战的一个攻坚点。没有人能忘记,在这片土地上那一段石油大会战的峥嵘岁月。

新中国成立后,百业夙兴,石油成为极其稀缺的资源,光靠克拉玛依和大庆已然无法满足社会生产和发展的需要。国家将目光聚焦到西南,希望能够在这片土地上缓解中国石油紧缺的局面。这便是新中国第一次石油大会战。

1958年,武胜龙女寺附近的两口油井成为全川第一次开采出石油的油井,随后各处战果频出。只是在这短暂的欣喜之后,油井却又偃旗息鼓,导致第一次石油大会战失败。在当时,苏联钻出了进尺7000米深的油井,号称世界第一深井,为了超过苏联,国家决定靠自己的力量再度投入。起初是在江油开动7001井,不过由于技术等原因没有成功。之后便发现了武胜的万善镇,这个地方地壳薄,便于钻探。于是7002井的选址便落在了这里。

老一辈的石油人历尽艰辛,他们的足迹遍布每一片山岩,无视每一场风雨。他们在泥淖里冲锋,他们在井架上攀爬。若非这样,他们不会拿到27万多的地质数据,也无法完成一千两百多次的实验。

可以说,在武胜,曾经有一场震惊世界的“战斗”,铁人王进喜都曾在这里工作过。这里流传着如金子一般的石油精神,无论多久过去,它依然存在。

武胜可以叙说的地方还有许多,如这里有中国第一砂岩型天生桥,这座天生桥仿佛是凿山而成,自然造化,鬼斧神工。《武胜县志》中记载其貌:“巨石横亘。虹桥飞跨,长十余丈,中建佛庵,蔽曦亏月,盛夏生寒。”天生桥的北面有一座古寺,南面曾有一座古寨。这种格局也是颇为奇妙。这座神奇的“桥”已在武胜境内存在了1.7亿年,作为砂岩型天生桥,堪称全国第一。


现代的武胜依旧是神奇之乡,这里的竹丝画帘堪称一绝。竹丝画帘是在篾丝编织的竹丝帘上,描绘古代仕女、神话人物、山水花卉、飞禽走兽等各种画作的工艺美术品。你很难想象,竹子竟然也能如丝绸一般细密光泽。而且其上的图案十分考究,无比精美。武胜已经将竹丝画帘这一项非遗工艺传承下来,成为武胜的文化特色。与之相同的是武胜剪纸,20世纪40年代,河北的民间剪纸艺人因避战乱来到武胜,从而使武胜的剪纸和传统的川北剪纸形成了鲜明的区别。它注重细节,往往一张纸便能剪出一个繁杂的画面,或是一场社戏,一个家庭,一次盛大的场面。能在一张纸上便呈现出数十个人的情绪,实在令人惊叹。武胜剪纸的艺术性大于它的装饰性,这也是它一个重要的表现。

在武胜的白坪-飞龙乡村旅游度假区、你能完整地体验到这些精彩的非遗。这里是乡村振兴示范区。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行在田间地头,品着春茶秋果。整洁的乡村街道,整齐的蔚蓝屋舍,农家二字不再是尘与土的世界,而是新与美的集合体。在这之外,是武胜产业链的升级和调整,农业朝着新的理念、新的思路发展。而对于工业来说,武胜正在将“火锅”二字融入这座城市的血脉。

一说到火锅,或许首先想到的就是成都或重庆,但这座位于成渝之间的城市竟然是这两个大城市的“火锅加工厂”。火锅作为武胜县的特色产业,近年来更是大发展,武胜有着得天独厚的农业优势,这里的辣椒和配菜原料丰富,便于取材。随着产业升级,这里已经逐渐形成包括了火锅原料生产基地、产品加工基地、品牌推广基地、产品研发中心、冷链仓储中心、交易集散中心和文创体验街区等数个方面。武胜的火锅产品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流向成渝两个最大的火锅消费市场,同时也逐渐成为一座城市的品牌。武胜也即是一口大火锅,一锅煮沸两个市场。

武胜的故事还有很多,只待你去慢慢品尝。或许还有些我们谈及不到的时光,散落在江边的灯光里,只有你去这里走一走,望向水渼边的夕阳,关于它的一切你都会知悉,都会让你满足和怡然。



七律·武胜

忘川

千里嘉陵山无数,雍侯何独步行徐?

铁骑厌兵兴沿口,碧波回首生太极。

人来留迹岩上墨,水润无痕空中渠。

曾记夙夜石油事,丹心何惧潇潇雨。


▲ 局部


四川,这个有着五千多年历史的古老地域,是一个无法窥其全貌的整体,它浩如沧海,横跨经纬,有无数的传奇和故事如今仍在沉睡。然而当我们走进四川的区县,宏观的东西突然变得具体,清晰地映入眼中。

请与我们一起探寻183个不同的天府人文密码。


书法/杨君伟 文/忘川 美编/木子 阿伦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